<noframes id="bb53t">

<noframes id="bb53t">
<noframes id="bb53t"><listing id="bb53t"><listing id="bb53t"></listing></listing>

    您當前的位置 : 全球贛商網 > 鄱商中心 > 鄱商文化

    鄱商與鄱陽會館(二)

    2021-10-21來源:編輯:杜克鋒作者:汪填金

    京都鄱陽會館

           民國《鄱陽縣志稿》卷五《教育》中有《縣內外試館會館附》一欄,也對京都鄱陽會館作了較為詳盡的記載:

           京都鄱陽會館,舊在前門外東河堧打磨廠新開胡同,明末詹時雨倡建。鼎革后為優人所踞。史掌科彪古清復,捐俸修葺,額曰“日邊芝彩”。雍正八年,地震,傾圮。乾隆二年,鄱陽籍拔貢生王之源等,籌資重建于西河柴兒胡同。戶部發有乾隆二年四月十八日戶蜀支字第十二號勘合北城兵馬司執照……

           這段文字讓我們明白:一是北京鄱陽會館,是由明末鄱陽人詹時雨首倡。同治《饒州府志》:“詹時雨,字霖臣,鄱陽人。崇禎七年(1634)進士,授中書舍人。二是清乾隆年間,鄱陽拔貢生王之源主持變賣和重購。民國《鄱陽縣志稿》載:王之源,字涵清,縣城永平關人。雍正十三年(1735)拔貢,官廣東翁源知縣。三是完整地保留了乾隆二年(1737)的購房執照。

           四十年后的乾隆四十二年(1777),邑人王世華倡建的第三個皇城鄱陽會館,史稱“京都新會館”,也被民國《鄱陽縣志稿》記錄“在案”:

           京都新會館,在前門西南橫街魏染兒胡同舊會館之西,橫長深廣,倍于舊館,乾隆四十二年邑人王世華挽漕至京倡建。有碑記為證。

           同治《鄱陽縣志》卷十一《質行》:

           王世華,字國文,年十七領漕運,往來南北,濟人不一事。鄱舊有東館,在京都柴兒胡同,復謀增魏染胡同西館,世華力任之,獨貸千金塹購,三年歸償,館中竹木器具,皆世華自南運至。

    省垣鄱陽會館

           鄱商自古以瓷商與茶商為著,盡管現在能查到的鄱陽會館不多,但省垣會館總是有的。上文提到,王世華在章江門外,倡建鄱陽會館,“鄉試稱便”,嚴格意義來說,這只是與京都鄱陽會館一樣,是個士紳館,更是個鄱陽試館。民國《鄱陽縣志稿》載:

           省垣鄱陽試館,在章江門外硝皮場正街,前通江(今沿河路),旁有店屋,嘉慶季年毀;貫槎判斟a箔坊侵占,道光初年,邑人林秀嵐等稟請新建令霍樹清清理重建。咸豐二年毀,復為土人蓋棚侵占,光緒年,邑武生詹丹桂清理,勸募香捐(邑人在每年八月間,赴西山萬壽宮朝圣者極盛)重建。民國十五年,革命軍攻占南昌,被北軍焚毀。十八年,由縣財政局重建?箲饡r南昌淪陷,毀。三十六年,縣參議會決議籌款,在計劃建筑中(舊額“鄱陽試館”,邑人周陳常書?婆e停止后,改鄱陽會館,邑人張佑賢書。)

           林秀嵐、詹丹桂二人的信息無跡可尋,但書寫“鄱陽試館”的周陳常、書寫“鄱陽會館”的張佑賢倒有案可稽。

           民國《鄱陽縣志稿》載:周陳常,字菊隱,白楊周村人。工書。城內考棚街,萃七縣試館于一隅,“鄱陽試館”匾額,系出陳常手筆。匾徑尺榜書,風姿俊逸,體態莊嚴,望之儼然,若足為首善代表風格。

           也就是說,南昌的“鄱陽試館”四字,是從饒州考棚街的“鄱陽試館”臨摹過去的。其筆力足以為一府七縣“首善”(鄱陽)代表!書寫者周陳常是游城人,胡克家是高家嶺人,胡任安徽、江蘇巡撫,周一直為幕僚。周曾模仿胡的筆記,幾可亂真。

           民國志稿又載:張佑賢,字輔之,住南昌六眼井,度支部主事,光緒三十四年任鄱陽中學第六任校長。

          《波陽文史資料》第18輯刊張庭魁《朱芾、姜伯彰兩豪爭斗始末》一文,其中也有一段,涉及省城鄱陽會館:

           1928年7月,章奉孝領(姜伯彰之)命前往朱家,將朱芾兄弟三人三幢近1500平方米住房遷去省會南昌,改建為鄱陽會館。

    縣外鄱陽會館

           現存縣外的鄱陽會館,僅鉛山石塘的芝陽會館,遺跡尚存。鉛山盧志堅《石塘芝陽會館往談》(刊《鉛山文史資料》第十六輯),摘錄如下:

           鉛山縣石塘鎮內明清古建筑比比皆是。其中,芝陽會館(饒州會館)則是眾多古建筑中之佼佼者。

           在會館大門的正上方用青石雕刻的“芝陽會館”四字楷書匾額,字體端正大方、遒勁有力。同時,大門青石兩邊楹聯陰刻“本忠孝作神仙何庸煉道;憑信義聯桑梓乃是合群”。足以看出饒州客商在此地經商的“信以待物,寬以待人”做人處世的至理名言和視異鄉如故土之情懷。

           ……會館坐西北朝東南,面闊3間計25米,縱深48米,中間配有青石板鋪砌的橫長方形天井,占地面積1200平方米。

           據《景德鎮文史資料》第11輯刊發的方峻山《饒州會館》一文中所說:

           饒州會館又名芝陽書院,是封建時代饒州府所轄的鄱陽、樂平、余干、浮梁、德興、萬年、安仁(余江)等七縣共同做會、演戲、議事、辦學的場所。以前辦過經學還是蒙童學,現已無人知曉。在20年代時,曾辦過國民小學和平夜校。20年代末,被舊時浮梁縣公安總局占用一時期。

           會館不知建于何年代,也不知何人倡建。鄱陽人以縣城的芝山,作為鄱陽的象征。歷史上芝陽二字也是鄱陽的一個別稱。鄱陽作為饒州府駐地,又是這個府最大的縣,饒州會館又叫芝陽書院便是順理成章的事。

           會館坐落在中華南路周路口弄內的萬年街,即現在的第三小學內。兩棟房屋,全是磚墻,內外用石灰粉刷。正屋正中一重大門,也是無門樓的,門墻高約6米,正中的墻上又加起1米高、3米長的墻兩頭各有只向上翹起的獸角,墻面用石灰堆塑了各種圖案,上有一塊橫石匾,鑿了“芝陽書院”四個平底陰文大字,字體蒼勁挺拔,匾下的門梁、門框、門檻,一律是青石的,兩扇內外都油漆的厚木板大門,也是平時關閉,做會才開的。

           ……

           文章還說:“會館不知建于何年代,也不知何人倡建!边@真成了個謎。不過,同一輯的內容中,還有余靜寰《景德鎮商會繼任總理吳簡廷》和梁聚淦、馮志華、李文彬合寫的《景德鎮雜幫初探》。后者載明,芝陽會館的會首為吳簡廷、程運熙、方德元,前者詳細介紹了吳簡廷生平。

           吳簡廷(1874-1935),字瑤笙,江西鄱陽油墩街人。他從小聰穎過人,通曉四書五經,名重一時。清光緒二十二年(1896)入泮為庠生。二十九年(1903)考為優貢。三十年(1904)進京會試,以教職署江西彭澤,管理教育。翌年,調任德安,但未赴任,棄官從商,而來到景德鎮。他先與人合伙從事陶瓷生產、窯柴、瓷土等生意。由于他文學水平高超,商業資本雄厚,很快成為雜幫首領。后與徽幫首領康達、都幫首領陳庚昌組建景德鎮商會。民國三年(1914),繼康達后擔任兩屆會長。其所辦的最為景德鎮人稱道的三件大事:一是籌款建設上自蓮花塘,下到劉家下弄的下水道,二是與人合伙創辦景德鎮最早的電燈公司,三是妥善處理了民國十五年(1926)九月,孫傳芳殘部劉寶瑅師逃經景德鎮,勒索軍餉事宜,使景德鎮避免了一場兵災。

    (未完待續)

    備案號:贛ICP備15000060號-1 江西日報社全球贛商網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XXXXHD
    <noframes id="bb53t">

    <noframes id="bb53t">
    <noframes id="bb53t"><listing id="bb53t"><listing id="bb53t"></listing></listing>